SHARE
Logo_of_Industrial_Ideas.svg
阿特拉斯·科普柯集团杂志
Share-BT.svg
Search-BT-New.svg
Menu-Button-Blue-01.svg
阿特拉斯·科普柯集团杂志
为您效劳
服务专家 Tomasz Bugaj 知道如何保持商业和社会...
租赁解决方案
我们的灵活解决方案将帮助在各种条件下完成工作。
为安全防患于未然
了解韩国的这家教育中心转型成为现场氮气供应商的原因 。
明显更出色
选择高效的真空解决方案将会带来巨大的改变。
洁净的水改变生活
我们的“共享水资源”项目为社区提供支持,让人们能够获得...
社论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Mats Rahmström 寄语。
实现转变
工业装配解决方案是电动汽车革命的核心。
“人体工程学是关键”
Ava Mazaheri 谈论作用力接触情况和出色的产品设计。
专家在现场
本地经销商和服务供应商确保所有客户都能得到现场支持。
实现增长之道
访问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
“共同发展是最好的前进之路”
阿特拉斯·科普柯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致力于推动科学不断发展。
保持干燥
10 年的发展历程带来了变革性的创新。
铸就非凡
现代社会离不开工业创想,而我们的工具可以让这些创想成真。
建立联系
物流经理 Katey Kim 为全球半导体制造商提供支持。
零浪费,低排放
如果工业机器根据生产需求调整其能源使用,那会怎样?
机器视觉
完全自主生产不再是幻想。
接通电源,准备就绪
实现电气化是迈向碳中和未来的重要一步。
专门打造的高性能产品
蓬勃发展的液化天然气行业量身打造的创新产品。
成功的方法
探索保持技术领导者地位所需的一些关键要素。
定下基调
您知道吗?甚至连 Jimi Hendrix 的演奏也离不开真空。
更智能的制造
想象这样一个工厂:智能机器可以自主运行并实时传输数据。
智能团队+ 智能手机 = 智能产品
认识 DZS VSD+ 干式爪型真空泵背后的创新人物。
创造现代生活的智能工具
工业工具改变了世界。
屏幕之星
有可能你已经在屏幕上看到过 iXL900R 干式真空泵了。
成功指日可待
给予实时反馈的数据驱动型服务解决方案。
进入绿色能源市场
市场经理 Rasmus Rubycz 准备抓住新的机会。
零的力量
Z3+ 照明灯车是一款零排放、零噪音的创新产品。
成功的开端
我们的首款电池驱动式电动钻枪性能出众。
拧紧,起飞
以智能方式组装飞机。
把苹果变成苹果酱
压缩空气的使用无处不在,甚至是在制作婴儿食品时。
铁路运输优于空运
当铁路运输在平衡成本、速度和可持续性方面优于空运和海运时。
"共同发展是 最好的前进
之路"
阿特拉斯·科普柯是“Wallenberg 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致力于推动科学不断发展。阿特拉斯·科普柯将红利中的数十亿瑞典克朗投资于研究和教育,帮助获得造福于人类和工业发展的新见解。在这次采访中,Peter Wallenberg Jr. 解释了我们是如何实现这一切的。
Old-Founder.jpg
Quote_Blue.svg
阿特拉斯·科普柯于 1873 年由 A.O.Wallenberg 等人创立,当时的公司使命是制造和销售铁路建设和运营所需的材料。在随后的几十年中,技术创新和竞争推动了公司在不同方向和新技术领域的发展,例如压缩空气和动力解决方案。阿特拉斯·科普柯通过战略性收购继续发展壮大。
自从阿特拉斯·科普柯在 19 世纪 70 年代初成立以来,我们的发展一直与 Wallenberg 家族紧密相连。André Oscar Wallenberg 是我们的创始人之一,家族基金会通过持有 Investor AB 的股份,如今依然是我们的最大股东。
自 1856 年瑞典第一家私人银行成立以来,Wallenberg 家族在瑞典商业和工业发展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该银行为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崛起的公司提供支持——其中许多公司成为了各自领域的全球行业领导者。通过对这些公司进行长期投资,然后将大部分红利分配给研究和教育,创建了一个可世代传承的创新生态系统。这个系统,以及每家公司的成功为之做出的贡献,现在使得每年的研究和教育经费达到约 24 亿瑞典克朗(2020 年)。
该系统的基础是多个非营利的私人基金会,它们是控股公司 FAM 的唯一所有者和工业控股公司 Investor AB 的多数份数持有者,而 Investor AB 又是许多成功公司的主要股东。成立时间最长且规模最大的基金会是 Knut and Alice Wallenberg (KAW) 基金会,它成立于 1917 年。它是欧洲最大的私人资助科研机构之一,主要支持医学、技术和自然科学方面的研究。
我们邀请了作为 KAW 主席、阿特拉斯·科普柯董事会成员以及 Wallenberg 家族第五代高级代表之一的 Peter Wallenberg Jr. 来讲解阿特拉斯·科普柯在这一生态系统中的起到的作用及其带来的更大价值。
这个生态系统的目的是什么?它一直都是这 样吗? 我们基金会的宗旨是通过支持基础科学研究和教育使瑞典受益。虽然在 20 世纪 20 年代略有改变,但 Knut 和 Alice Wallenberg 已经确立了这一方向,他们积极致力于公共发展和促进瑞典的科学、贸易和工业发展。为确保工作能够一直开展下去,他们设立了一个基金会来管理资金和发放经费。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家族成员或为纪念其他家族成员而增加了额外的基金会,所有这些基金会都本着相同的精神,但专注于不同的领域。
今天,“改善瑞典”(瑞典语为 landsgagneligt)并不限于地理边界。而是恰恰相反。我们资助的研究,尽管是在瑞典的大学里进行的,在很多情况下都会使整个世界受益,而且科学团队通常由来自许多不同国家/地区的专家组成。结果公开分享,可用作未来科学突破的敲门砖。我们希望帮助瑞典的公司和科学机构获得领先优势,但这实际上是为了更大利益而进行的全球合作。
那么,该生态系统是如何运作的? 它基于基金会投资组合中的公司业绩,阿特拉斯·科普柯就是其中之一。它们产生的红利越多,返还给基金会的资金就越多,投入到推动未来几十年科学发展的研发的资金也就越多。该系统的所有部分都相互依存。基金会将获得的红利的 80% 用于投资研发和教育,将 20% 再投资于现有的或新的持股。
一些“基金会资助的”研究人员获得了诺贝尔奖,比如最近的化学奖得主 Laureate Emmanuelle Charpentier。对于这些推动科学发展的研究人员,有没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将他们团结起来?
恰恰相反,我想说,他们都很擅长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使他们团结起来的是他们有勇气追随自己内心的激情,并且坚持不懈地做到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们也非常聪明,才华横溢。

我们希望这些研究人员能够探索他们原本很难获得资助却钟情已久的项目。当有天赋的人有机会追随他们真正的激情时,就能实 现真正的突破。我们与各大学合作,寻找并提拔具有独特观点和想法的优秀研究人员。我们让研究人员可以自由地进行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项目。
同时,增加多样性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我们有一个特别的计划来支持年轻的研究人员,努力增加自然科学领域中的女性人数,我们还资助一些项目,使受过高等教育的国际研究人员能够从事他们专业领域中的相关工作。大学的世界通常基于等级制度和既定的权力结构。我们尝试稍微改变这个世界,确保获得源源不断的新鲜视角,从而带来最佳创想。
您每年都会收到数千份申请。您如何决定将资金支持哪些项目?
对于规模最大的基金会 KAW,申请总是来自个人研究人员,但他们的大学必须提名候选人。然后,我们会让一个专家团队对申请进行审查,确保项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具有很大的潜力。初步选出的一些最佳申请随后会被送到几位国际知名专家那里进行同行审查。一个基本要求是研究应当是优秀 且有特色的。我们不希望开展“千篇一律” 的研究。
现在最激动人心的项目是什么?
有很多,但一定要让我从中选择几个的话,我会重点介绍最近启动的在数据驱动生命科学领域投资了 37 亿瑞典克朗的一个项目。该研究领域与数据处理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创新相结合,将影响医学和自然科学的所有领域。这对于确保更好地防范未来的流行病特别重要。说到这一点,我们今年还为与新冠肺炎相关的举措总共拨款 1.8 亿瑞典克朗。
另一个项目是被称为 Wallenberg AI 的自治系统和软件计划 (WASP),阿特拉斯·科普柯也参与了其中。当 2015 年启动这一计划时,瑞典在这些领域都处于落后状态。通过将学术界和工业界整合到这一计划中,事情进展迅速,瑞典现已成为领先的国家之一,吸引了许多希望参与这一发展的国际专家。这证明协作始终是最高效的方式。
就我个人而言,我也对 Wallenberg 木材科学中心探索如何利用木材开发新材料的工作非 常着迷。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领域,研究范围包括纳米纤维素和纳米结构的木材纤维等。
您认为阿特拉斯·科普柯在自动化系统和物联网方面有哪些机会?
正在进行的工业革命无疑是游戏规则改变者,显然它为像阿特拉斯·科普柯这样深谙技术的创新驱动型公司带来了机会。但这不仅仅是对产品和解决方案进行数字化或实施新技术。这一发展将对人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人无疑是公司最宝贵的资产。
公司必须重新调整人的工作方式、重组团队并确保人参与其中。这将带来影响我们所有人的行为改变,包括客户。阿特拉斯·科普柯非常擅长整合被收购的公司,这项技能也可以应用于此。变更管理将是关键。
用木材替代塑料是更可持续发展的世界的创新范例。您的基金会是否专门针对可持续发展项目?
没有,但事实证明,我们支持的大量项目都对可持续发展领域有着直接影响。这只能说明,可持续发展已被纳入当今社会的所有方面,而不是一个单独的问题。同样,成功的公 司在做任何事情时都会考虑可持续性。阿特拉斯·科普柯一直擅长不断改进,尤其是在客户需求的推动下,我认为,可持续发展是其中的一个自然部分。
我们称自己为“工业之心,创想之源(Home of Industrial Ideas)”。您认为这种描述准确吗?
大约一年前,我受邀参加了位于 Sickla 的阿特拉斯·科普柯总部的开放日活动,来自集团不同部门的团队展示了他们最具创新性的一些研发项目。解决方案和出席人数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种文化让所有级别的员工都可以探索想法,即使他们的想法有点“出格”,并且与现有的产品组合没有联系,但这种文化非常宝贵,我希望在许多其他公司也能看到这种文化。这样开展工作也更有趣,这会使公司成为一个更有吸引力的雇主。
阿特拉斯·科普柯在许多方面都是一个典型的、传统的工程公司,但成功的关键在于公司能否与时俱进,不断改进自身所做的工作和工作方式。当前的一个例子是从柴油动力改为电力。我访问了公司的不同部门,所以我知道无论你去哪个部门,情况都是这样。这是公司其中一个意义深远的方面。
您认为有哪些改进空间?
与所有大型公司一样,我们也在与速度作斗争,这一挑战只会随着前面提到的技术革命而变得艰巨。与此相关的是,我想说,公司必须制定不同的职业发展道路,确保提供源源不断的新观点。如果对高级职位的基本要求是工作年限或某些职称,那自然会将后来加入或选择不同职业道路的人才拒之门外。此外,年轻一代希望能够快速成长,如果他们必须先工作 20 年才能被考虑担任更高的职位,他们就不太可能留在公司。招聘和晋升流程可以更加灵活,并提供多种方式来培养个人。这也将有助于公司提高多样性水平。
您对未来的期望是什么?
这份工作最有趣的部分是,我有机会拜访所有聪明且富有激情的研究人员,倾听他们的想法并了解他们迄今为止的发现。能够支持他们追求创新,这是非常鼓舞人心和值得去做的。从基金会的角度来看,重点是释放未来的潜力。我希望全世界团结起来,尊重和理解研究的长期价值。共同发展是最好的前进之路。
通过以下方式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 下载 2021/2022 年度期刊 | ©Atlas Copco AB